曹邺
曹邺 (816~?)晚唐诗人。字邺之。阳朔人。自小勤奋读书,屡试不第,流寓长安达10年之久。大中四年(850)登进士,旋任齐州(今山东济南)推事、天平节度使幕府掌书记。咸通(860~874)初,调京为太常博士,寻擢祠部郎中、洋州(今陕西洋县)刺史,又升吏部郎中,为官有直声。咸通九年(868)辞归,寓居桂林。平生擅长作诗,尤以五言古诗见称。诗作反映社会现实,体恤民疾,针砭时弊。著有《艺文志》 、《经书题解》及《曹祠部集》。   曹邺与晚唐著名诗人与刘驾、聂夷中、于濆、邵谒、苏拯齐名,而以曹邺才颖最佳。曹邺曾任郎中,刺史等官职,他的诗多是抒发政治上不得志的感慨,少数是讽刺时政,也有一些山水佳篇。他写下了不少千古名诗,如《官仓鼠》:“官仓老鼠大如斗,见人开仓亦不走。健儿无粮百姓饥,谁遣朝朝入君口。”《怨诗》(四首之一):“手推讴轧车,朝朝暮暮耕。未曾分得谷,空得老农名。”所有的这些诗,对官吏盘剥百姓的讽刺真是入骨三分。   有《曹祠部诗集》2卷。事迹见《唐诗纪事》、《唐才子传》。

籍贯

曹邺在大中四年(650年)中了进士,惊喜之余,写下了《寄阳朔友人》:“桂林须产千株桂,未解当天影日开,我到月中收得种,为君移向故园栽。”这诗反映了当时广西文化教育的现实,对广西的文化教育事业产生了重要的影响。诗中他希望自己开个头,撒下种子,桂林今后能出更多的人才。

 

翻开广西地方志,唐代中进士的第一人是梧州府的李荛臣(632年),由于梧州偏僻,李荛臣对广西的影响并不大,时隔两百余年,才出了第二名进士,这就是桂林府的曹邺。而曹邺之后,临桂人赵观之(855),平南人梁嵩(925)等许多广西人都先后中了状元。清代举人泗城教授王维新在《阳朔道中怀曹邺》一诗中说:“唐代文章原后起,岭西风气实先开。”指曹邺不仅在晚唐全国的诗坛占有重要地位,而且还是广西地区诗风的开创人物。曹邺以前,广西土生土长的文人未见史载,曹邺可以说是广西第一个著名诗人,他与同时代的曹唐(临桂人)一起,对广西地区的文学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

 

相传曹邺少时曾在阳朔城北天鹅山下的一个岩洞中读书,这个岩就是现在的读书岩。后人为了纪念他,曾在那里建曹公祠,曹公书院。只可惜祠和书院已废,只有读书岩现在还是阳朔古迹。曹邺曾迁居桂林城北的阜财坊,后迁莺坊。唐末,桂林曾为曹邺建名贤坊,可惜这些胜迹都没能保存到今天。

 

曹邺出生山清水秀的阳朔,在阳朔留下了不少描绘山水的诗篇。如《东洲》:

 

 

江城隔水是东洲,浑是金鳌水上浮。

 

万顷碧波分泻去,一洲千古砥中流。

 

诗中所说的东洲,又称金鰲洲,在城东漓江中,形状窄长。傍晚,远望它宛如一条金色鰲溯游而上,为阳朔一景。阳朔县城西隅,有屏风山,又称西山,也叫西郞山。曹邺有《西郎山》诗一首:“西郎何事面西方,欲会东郎隔大江。自古明良时一遇,东郎未会恨斜阳。”而城东福利附近,又有一个如同人样,立于其上的小山,与西郎山遥遥相对,叫东郎山,曹邺作诗《东郎山》:“东郎屹立向东方,翘首朝朝候太阳。一片丹心存万古,谁云坐处是遐荒。”诗人借景抒怀抒发了被迫隐退,明君良臣不能常得的感慨,表现了诗人虽身处遐荒之地,仍丹心系念国事的高尚情操。

 

桂林阳朔(今属广西)人。大中四年 (850)进士。曾为天平节度使掌书记。迁太常博士,历祠部、吏部郎中,仕至洋州刺史。

 

曹邺和于□、刘驾等在创作中都致力于古诗和乐府,反对当时拘守声律和轻浮艳丽的诗风。他的诗广泛反映社会现实和人民疾苦。如《捕鱼谣》:“天子好征战,百姓不种桑;天子好年少,无人荐冯唐;天子好美女,夫妇不成双。”对最高统治者予以大胆的谴责和讽刺。《官仓鼠》:“官仓老鼠大如斗,见人开仓亦不走。健儿无粮百姓饥,谁遣朝朝入君口?”不啻为贪官污吏写照。又如《筑城》:“呜呜啄人鸦,轧轧上城车,力尽土不尽,得归亦无家。”写出沉重徭役使农民家破人亡的惨状。他的诗质朴洗炼,多采用民间口语,有些接近谣谚,而笔锋锐利,富有战斗性。

 

事迹诗评五则

桂林在唐有二曹诗人,皆负重名于时。其一讳邺,字邺之,阳朔县人。尝作《四怨三愁五情诗》 ,为中书舍人韦悫所知,力荐于主司,大中间登进士第,由天平节度使掌书记迁太常博士,晋祠部郎中,仕终洋州刺史。其一讳唐,字宾,桂林附郭人。尝为道士,太和中举进士第,累为诸府从事,以暴疾卒于家。二公诗欧阳文忠公撰《唐书·艺文志》谓其集各三卷;近年浙中刻《唐四十家诗》有邺之诗止二卷,宾诗集则无存焉。(明·蒋冕《二曹诗》跋)予尝见曹邺之《监察从兄》、《读李斯传》诸作于选集中,窃谓唐之诗人鲜出其右,恨不多得。去冬,过阳朔,衙推雨岩陈君遗以全帙,凡若干首。其意隽以永,其风肆以则,其欣戚感遇各得乎性情之正,读之不忍去手,盖与昔所见者未易选择去取也。君将刻之,走使者告予。夫诗文无益于世则其人无可重轻,虽联篇缕章,只为木灾耳已。邺之诗不过百篇,获见其一、二犹且宝之,况完璧无可疵耶?是固可传也。(明·杨沔《曹邺古风诗》序)

 

唐大中间进士第邑人曹君邺,字邺之,自以为魂武帝之后,故名若字取焉。其诗多为古体,《四怨三愁五情》诸什皆沉浑慷慨,有建安七子之风。尝为博士,时宰相高璩、白敏中相继物故,议谥太常。公建言:璩交游丑杂,进取多蹊径,谥法"不思妄爱曰剌",请谥为剌;又责敏中病不坚退,且逐谏臣,怙威肆行,宜谥曰丑。持论不阿如此。后徙居桂城阜财坊市门西,观察使令狐(陶左换)以邺所居,改为迁莺坊。(明·曹学(亻全)《重修唐祠部曹公读书岩祠堂记》)晚季以五言古诗鸣者,曹邺、刘驾、聂夷中邵谒、苏拯数家。……就中邺才颖较胜。(明·胡震亨《唐音癸签》卷八)

 

曹邺,字邺之,阳朔人。明蒋冕序称大中间登进士第,由天平节度掌书记,累迁太常博士,祠部郎中,仕至洋州刺史。然郑谷《云台编》有《送曹邺吏部归桂林》诗,则又尝官吏部,冕考之未尽也。《唐书·高元裕传》载,邺为太常博士时,议高璩赠谥事,其论甚伟。顾其诗乃多怨老嗟卑之作。盖坎坷不遇,晚乃成名,故一生寄托,不出此意,不但韦悫所称《四怨三愁五情》诸篇。及乎登第以后,《杏园席上同年》诗则曰:"匆匆出九衢,僮仆颜色异。"《献恩门》诗则曰:"名字如鸟飞,数日便到越。"《寄阳朔友人》诗则曰:"桂林须产千株桂,未解当天影月开。我到月中收得种,为君移向故园栽。"又何其浅也。张为作《主客图》,邺与其数,则当时亦为文士所推。其《读李斯传》及《始皇陵下作》二首,诸家选本或取之,然皆无深致。 《唐志》载邺集三卷,今仅二卷,其有佳篇而逸之耶?流传已久,姑存以备一家可也。

 

诗鉴赏

官仓鼠

 

官仓老鼠大如斗,见人开仓亦不走。

 

健儿无粮百姓饥,谁遣朝朝入君口?

 

这首诗如题所示,写的是官仓里的老鼠。在司马迁《史记·李斯列传》中有这样一则记载:“李斯者,楚上蔡人也。年少时,为郡小吏,见吏舍厕中鼠食不洁,近人犬,数惊恐之。斯入仓,观仓中鼠,食积粟,居大庑之下,不见人犬之忧。于是李斯乃叹曰:‘人之贤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处耳。’”这首《官仓鼠》显然从这里受到了一些启发。诗的前两句貌似平淡而又略带夸张,形象地勾画出官仓鼠不同凡鼠的特征和习性。谁都知道,老鼠历来是以“小”和“怯”著称的。它们昼伏夜动,见人就跑,所以有所谓“兽之大者莫勇于虎,兽之小者莫怯于鼠”的说法。然而官仓鼠却非同一般:它们不仅“大”──“大如斗”;而且“勇”──“见人开仓亦不走”。官仓鼠何以能至于此呢?这一点,诗人并未多说,但读者销加思索,亦不难明白:“大”,是饱食积粟的结果;“勇”,是无人去整治它们,所以见人而不遁逃。

 

第三句突然由“鼠”写到“人”:“健儿无粮百姓饥。”官仓里的老鼠被养得又肥又大,前方守卫边疆的将士和后方终年辛劳的百姓却仍然在挨饿!诗人以强烈的对比,一下了就把一个令人触目惊心的矛盾展现在读者面前。面对这样一个人不如鼠的社会现实,第四句的质问就脱口而出了:是谁把官仓里的粮食日复一日地供奉到老鼠嘴里去的?

 

至此,诗的隐喻意很清楚了。官仓鼠是比喻那些只知道吮吸人民血汗的贪官污吏;而这些两条腿的“大老鼠”所吞食掉的,当然不仅仅是粮食,而是从人民那里搜刮来的民脂民膏。尤其使人愤慨的是,官仓鼠作了这么多孽,竟然可以有恃无恐,这又是谁在作后台呢?“谁遣朝朝入君口?”诗人故执一问,含蓄不尽。“谁”字下得极妙,耐人寻思。它有意识地引导读者去探索造成这一不合理现象的根源,把矛头指向了最高统治者,主题十分鲜明。

 

这种以大老鼠来比喻、讽刺剥削者的写法,早在《诗经·硕鼠》中就有。不过,在《硕鼠》中,诗人反复冀求的是并不存在的“乐土”、“乐国”、“乐郊”,而《官仓鼠》却能面对现实,引导人们去探求苦难的根源,在感情上也更加强烈。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发展。这首诗,从字面上看,似乎只是揭露官仓管理不善,细细体味,却句句是对贪官污吏的诛伐。诗人采用的是民间口语,然而譬喻妥帖,词浅意深。他有“斗”这一粮仓盛器来比喻官仓鼠的肥大,既形象突出,又点出了鼠的贪心。最后一句,又把“鼠”称为“君”,俨然以人视之而且尊之,讽刺性极强,深刻地揭露了这个是非颠倒的黑暗社会。

 

作品集

风人体

 

出门行一步,形影便相失。

 

何况大堤上,骢马如箭疾。

 

夜夜如织妇,寻思待成匹。

 

郎只不在家,在家亦如出。

 

将金与卜人,谲道远行吉。

 

念郎缘底事,不见天与日。

 

四望楼

 

背山见楼影,应合与山齐。

 

座上日已出,城中未鸣鸡。

 

无限燕赵女,吹笙上金梯。

 

风起洛阳东,香过洛阳西。

 

公子长夜醉,不闻子规啼。

 

四怨三愁五情

 

其一怨

 

美人如新花,许嫁还独守。

 

岂无青铜镜,终日自疑丑。

 

其二怨

 

庭花已结子,岩花犹弄色。

 

谁令生远处,用尽春风力。

 

其三怨

 

短鬟一如螓,长眉一如蛾。

 

相共棹莲舟,得花不如他。

 

其四怨

 

手推呕哑车,朝朝暮暮耕。

 

未曾分得谷,空得老农名。

 

其一愁

 

远梦如水急,白发如草新。

 

归期待春至,春至还送人。

 

其二愁

 

远梦如水急,白发如草新。

 

归期待春至,春至还送人。

 

其三愁

 

别家鬓未生,到城鬓似发。

 

朝朝临川望,灞水不入越。

 

其一情

 

东西是长江,南北是官道。

 

牛羊不恋山,只恋山中草。

 

其二情

 

阿娇生汉宫,西施住南国。

 

专房莫相妒,各自有颜色。

 

其三情

 

蛱蝶空中飞,夭桃庭中春。

 

见他夫妇好,有女初嫁人。

 

其四情

 

槟榔自无柯,椰叶自无阴。

 

常羡庭边竹,生笋高于林。

 

其五情

 

野雀空城饥,交交复飞飞。

 

勿怪官仓粟,官仓无空时。